首页 > 县区乡镇 > 内容

佘家为大明抗清将领袁崇焕守祠385年 已传17代

2018-08-09 17:45:52    来源:中国网    

  法制晚报讯(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侯懿芸)今年是大明朝抗清将领袁崇焕被冤杀385周年,也是佘家第十七代——佘幼芝老人为其守墓的第45年。

  如今坐落在北京广渠门内东花市斜街52号院的袁祠正接受着各地前来拜谒的人们,而佘幼芝老人正面对着“后继无人”的尴尬现实——儿子去世,又不想强迫女儿,堂哥也表示不再守墓。

  不过,老人表示已经不再考虑第十八代接班人的事儿了:儿子的骨灰安放在袁崇焕老家的衣冠冢旁,永远守墓下去。

  老人从去年3月起已经行动不便,坐上了轮椅,但依然在尽着最后的值守:“等我身体好了,我还会像从前一样,回到袁祠,继续守墓。”</iframe>

  “守墓是什么?是形影不离,是把亡人这种精神宣传给国人,这才是守墓。”佘幼芝说,守墓是她最后的使命、遗产。

  老人患病已经坐上轮椅

  现年76岁的佘幼芝老人是袁崇焕祠的第十七代守墓人,而整个佘氏家族已经为袁将军守墓整整385年。

  时光飞逝,45年来,她从一个身体健硕的年轻人守成了两鬓斑白的老妪。

  由于患有髌骨关节炎、半月板损伤和腰椎、颈椎等问题,老人从去年3月起,已经行动不便,坐上了轮椅。

  而在从前,她是多能跑啊,以至于有人骂她“佘疯子”。

  从她1970年开始守墓到2002年,佘幼芝一直在为修复被破坏的袁祠和继承家族的使命而努力。

  她已记不清跑过多少个文物保护单位,接待过多少个来访的人。她只记得,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家族的长辈们就在为袁崇焕将军守墓的事业忙碌,直到她成为佘家第十七代接班人。而在那之前,她只是个平凡的家庭妇女。

  先人为守墓留下三祖训

  从小喜欢历史的佘幼芝对袁大将军的英雄事迹,如数家珍。

  袁崇焕作为边关统帅,曾为大明朝立下赫赫战功,却因被诬陷勾结后金谋反叛国而被判处“磔刑”。

  所谓“磔刑”,是将犯人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的一种酷刑。明朝期间,此种酷刑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要连剐三千六百刀。

  根据历史记载,行刑时,人们争相购买袁崇焕身上的碎肉,一边痛骂,一边当场吞食。片刻之间,袁崇焕只剩下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,被刽子手挂在刑场旁边的旗杆上。然而,当天晚上,袁崇焕的头颅却不见了。

  直到清乾隆年间,袁崇焕的冤案才得以平反。经明察暗访,原来是一名姓佘的部下在袁崇焕死后寻机盗走了那颗头颅,埋葬在自家后院,其后隐姓埋名守候袁将军的亡灵。这位被后世称为“佘义士”的人,正是佘幼芝的祖先。

  佘义士临终前留下了三条祖训:一、自己死后可埋于袁大将军一侧,与大将军永远相伴;二、袁大将军为国家而无后代,佘家人一定要世代相传为大将军守墓,不准回广东故里;三、佘家后人永远不许为官但必须读书,读书可知史,可明礼。

  300多年过去,佘家人一直恪守祖训,不问政事,为袁大将军守墓。

  为修复袁崇焕墓四处奔走

  佘幼芝从没想过自己会扛起家族使命,成为佘家守墓的接班人。

  在她之前,佘家世代守墓的都是男丁。直到“文革”期间,袁崇焕祠墓被破坏,堂兄一家搬走,她才以孱弱的肩膀撑起这份家族事业。

  当时,袁崇焕祠变成了一个大杂院,19户居民陆续迁入,佘幼芝一家被挤到西边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。那本是她家的羊圈,却成了她的安身之所。

  “文革”结束后,面对着残破的墓祠,佘幼芝发誓不能让先祖传下来的事业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。1978年起,为了恢复袁崇焕祠墓,她开始四处奔走。

  为此,她的双腿积劳成疾并落下了终身的病根;她放弃了一次次可以离开这间简陋平房去住宽敞楼房的机会;她得了一个“佘疯子”的绰号;她还差点与丈夫离婚……

  当时,佘幼芝家房子后面就是五十九中学的锅炉房和食堂。锅炉房的烟囱因为腐烂,倒下来两回。“一次把房楹砸断了,还有一次下雨连家里的床板都被砸坏了。最可怕的是,有八九个大煤气缸与我们一墙之隔。万一爆炸,我们一家就完了!”回想起当初的生活,佘幼芝的丈夫焦立江仍有些后怕。

  最终,焦立江决定搬家。“孟母还三迁呢,孩子还小,这环境根本没办法生活。”他先后在万寿路、劲松等地找了好几处房子,可佘幼芝都不满意。

  两人为此经常吵架,后来连分家单都写好了。

  曾被说“你不就是个看坟的”

  “我开始不理解,不知道一个老太太东奔西走图个什么。后来,我看到很多人跑来拜访她,听她讲关于袁崇焕的英雄事迹,得知佘家守墓的事很不容易,我慢慢对这个事很敬重,并帮她写材料。”焦立江说。

  当时,许多人都叫佘幼芝“佘疯子”。单位里的人说她:“你就是个大傻子,你总是给袁崇焕跑这事儿,袁崇焕能给你大彩电,给你发工资吗?你不就是个看坟的……”

  “我那时候总在想,我的先祖冒着被诛九族的危险去盗袁大将军的头,那么大的困难我先祖都不怕,更何况袁大将军是为了国家、为了民族的大义,我这点困难算什么?”佘幼芝说,谁也不相信袁崇焕祠能修复,只有她一个人坚信。

  佘幼芝跑遍了所有她认为有点关联的单位。24年的奔走呼吁终于换来了回报,1992年,北京市有关部门对袁崇焕墓进行了修缮;2002年,袁崇焕祠修葺一新后正式对外开放。

  因文保单位中不能用明火,袁祠开放同年,佘幼芝一家从住了近400年的佘家小院搬离,并被政府聘为终身荣誉顾问,还有了专门的办公室。

  有人道喜才想起女儿当天出嫁

  佘幼芝多年的夙愿实现了,焦立江还用拆迁款买了一套新房,可佘幼芝十年来从没去住过一天,而是一直住在女儿家:“每次去那儿,我就会想到袁祠,勾起我的伤心事。”

  “守墓是什么?是形影不离,是把亡人这种精神宣传给国人,这才是守墓。”佘幼芝说,守墓是她最后的使命、遗产。

  至今,别人问佘幼芝家住哪儿,她还是会下意识地回答,自己住在佘家馆——袁崇焕祠。

  许多媒体前来采访,采访中,忙于袁祠的夫妇俩却发现忽略了自己的儿女。

  “我们以前从没想到过孩子的感受,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儿子、女儿接受采访,才知道他们这么多年对我们有很多怨言。”焦立江很难过地说。

  在儿女小时候,佘幼芝夫妇每天都忙于工作和为袁将军祠的修复,即使在周末也没有时间陪着孩子。“每天我们出门,就把两个孩子锁在家里,他们一直到搬离袁祠,都不认识街坊的孩子,别人也不认识他们。”佘幼芝回忆道。

  1990年9月27日,佘幼芝的女儿焦颖即将结婚,当天她的婆家人要来和亲家见面。同时,袁氏宗亲会的两对夫妇也要来拜访佘幼芝。

  原本焦颖应该去车站接婆婆一家人,但佘幼芝没有同意:“因为袁氏宗亲会的人要来,她得帮我招待,所以我没让她去,让姑爷去接站。”

  袁氏宗亲会的人来的时间比预计晚了两个小时,等他们走了,焦颖婆婆一家人一直在门外坐着,连屋都没进。

  9月30日,焦颖结婚,直到有人进屋道喜,焦立江“才想起来原来我女儿今天结婚”。

  儿子28岁时遭遇车祸身亡

  “人为了实现自己的事业,肯定会有一些牺牲,我也能理解。”焦颖说,最让她耿耿于怀的是弟弟焦平的死。

  袁崇焕将军的祖籍在广东东莞石碣镇水南村。重修了袁崇焕故居之后,东莞方面打算修建袁崇焕纪念园,并多次提出请佘幼芝、焦立江前去东莞工作。可祖训明令后代不得离开北京回广东老家居住,佘幼芝便婉言拒绝了。

  2003年,东莞方面再次提出,如果佘幼芝夫妇不能前去,可否由他们的儿子焦平继承祖先的事业,去纪念园工作。佘幼芝夫妇没有想到,儿子竟欣然答应前往。

  原来,焦平当时正与一位来自吉林的朝鲜族姑娘交往,打算让女朋友同去东莞,继承祖业。于是,焦平决定先去吉林见见未来的岳父岳母,征求对方家长的同意。随后,他们将回北京与父母告别,再赴东莞。

  然而,2003年6月24日,焦平在吉林舒兰横遭车祸,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那一年,他只有28岁。

  儿子骨灰葬在袁崇焕衣冠冢旁

  经商议,东莞方面决定将焦平的骨灰安放在袁崇焕纪念园里的衣冠冢附近。随后,夫妇俩给儿子改名为“佘焦平”,“让他作为佘家的后人永远为袁将军守下去”。

  2002年,焦平陪佘幼芝夫妇看话剧《袁崇焕之死》,遇到有观众问“佘家人为袁大将军守墓到什么时候”,焦平抢着回答说“永远”。“当时我还觉得他太冒失,没想到如今成了现实。”焦立江回忆。

  2004年元旦前后,佘幼芝夫妇去吉林处理事故赔偿问题。

  面对肇事司机,夫妇俩本来不打算要一分钱赔偿金的。“后来我们考虑焦平既然不能为英雄故里尽职尽责,还是将赔偿金给袁崇焕纪念园吧。”

  于是,除了焦平办身后事的钱,他俩自报以一年1000元的标准领了2.8万补偿金,并一分不少地捐给了袁崇焕纪念园。

  已不考虑下一代接班人的事

  老年丧子,除了带来无尽的悲伤,还诞生一个严峻的问题:谁来做佘家第十八代接班人,继续为袁崇焕守墓?

  “我没有她那么执着,做不到像她那样对待袁大将军,所以我不能答应她。”佘幼芝的女儿焦颖说,母亲也不准备强加给自己。

  曾在“文革”中搬走的堂兄佘宝林一家事后再次出现在北京城,也表示:“现在时代不同了,袁崇焕祠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我和家人在袁崇焕的忌日、清明节和重大活动的时候都会去祭扫,但不再以守墓这个方式去继承了。”

  佘幼芝还考虑过让堂兄的儿子接班:“不管是谁作为接班人,一定要做到不为名,不为利,一心一意为袁大将军。但侄子对袁大将军的事迹了解太少。所以,我们现在已经不考虑第十八代接班人的事了,因为儿子将为袁将军守下去。”

  希望袁祠得到更好的修复

  虽然佘家守墓人的历史将就此终结,但佘幼芝希望袁祠得到更好的保护与修复之心愈发炽热。

  佘幼芝夫妇告诉记者,袁祠其实总共有12800平方米,如果能全面恢复袁祠和袁墓的原貌,就太好了。

  同时,佘幼芝夫妇希望将“佘家为袁崇焕守墓”的行为申请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,“以此传承‘忠义’的精神”。

  今年,佘幼芝和焦立江夫妇陆续接受了一些媒体的采访。“我们不是图名,也不是为了登报上电视,我们是希望借助媒体,让更多的人知道北京城还有个袁祠。”焦立江说。

  “等我身体好了,我还会像从前一样守墓。对此,我有坚定的决心。”佘幼芝补充了一句,“有生之年我都会为此事奔走”。

编辑:SH01

上一篇:栖霞南朝陵墓确认为梁昭明太子墓 曾编昭明文选
下一篇:70岁钟表修理师入行55年 曾修好20多万元劳力士

发表评论
本月热门排行
频道总排行
主管部门: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: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
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:CN53-1095/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:ISSN1009-0592
© 法制聚焦-法制与社会【http://fzjj.fzyshcn.com/】© 2005-2018 版权所有
网站备案号:滇ICP备13003036号-1